|
|
|
|
|
|
|
  當前位置:首頁>> 雙擊自動滾屏


四川方言詞語的多層次研究——評介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

2005/3/29 14:36:02    劉瑞明  閱讀39749次
 

摘要: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把蜀語與漢語詞彙作多層次結合研究,對補《漢語大字典》、《漢語大詞典》及其他一些著名辭書的缺失多有發明。一,糾正誤釋;二,指出應收而失收的詞條或義項;三,提前詞語的時代;四,落實古代辭書生僻詞語的所自。

關鍵字:四川方言詞語  多層次研究

 

    蔣宗福教授所著《四川方言詞語考釋》(巴蜀書社200291),不僅對四川方言有許多細緻研究,而且突破了就方言研究方言的局部性。

劉又辛先生爲本書寫的《序》中說:

“我覺得這部著作的出版,可代表華語詞彙研究的深入和傾向!

“考釋是很不容易做的一套學問。六年前,我在《重慶方言詞解·序》中曾說過這個意思。當時曾曉渝幾位學友編那部書時,我曾建議把一些詞語考證清楚,書名就叫‘重慶方言詞語考釋’。我說,如果能考證出三五百條,就很不錯了,後來因爲急於出版,祇得改了書名,用個‘解’字,意思模糊些,躲過了考釋這個難關,F在蔣宗福教授的這部書就要出版了,我之所以感到高興,正由於上述種種原因。

考釋方言詞語,其要點有二:一是求源,二是比較。求源就是從古籍中覓取詞語的源頭和書證,比較是用方言詞語同通語或其他方言中相同相關的詞語相比較。如果從這兩方面都得到印證,是最完善的考釋。如果祇從一方面得到可靠的印證,能令人信服,也是好的。反之,如果兩方面的印證都缺乏,也可以把前人和自己的揣測列舉出來,注明‘待考’字樣,以示‘闕疑’,等待後來人的補充糾正。這種方法,可以簡略地稱之爲歷史比較法。

用這個標準來衡量蔣先生的這部書,我認爲,作者所使用的方法,大體上是這種方法。書中有不少精闢的考釋,或采自通人,或是作者的卓識,都足以令人信服!

劉又辛先生的譽評是如實的概括,本文試作詳說。一般方言詞典僅是著錄詞語、注音、釋義、擬編例句?梢哉f這祇是平面的基礎資料彙集,基本上不涉及深層次研究。蔣宗福教授對自己的這本書提出了很高的要求!肚把浴分袑Α八拇ǚ窖栽~語考釋的意義”,說是:“讓世人瞭解四川,讓四川走出西南,走向世界!边@有多方面的內容,單就語言學本身來說,筆者認爲這正是以四川方言詞語爲語料,以漢語詞彙研究爲終極目標,進行深入細緻的多層次考釋,從而推進漢語詞彙的深入研究。相對來說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、《漢語大字典》、《漢語大詞典》(按,後文簡稱《現漢》、《大字典》、《大詞典》)及其他一些著名辭書代表著漢語彙研究的一般情況,本書也正是以它們爲參照而作深入,因而是確有成就的。

成就之一,糾正誤釋。

《金瓶梅》第十一回:“有人說我縱容他,教你收了,俏成一幫兒哄漢子!卑拙S國《金瓶梅詞典》:“俏:聚集(成夥);湊。俏,‘湊’的方音寫法!卑淳湟馑尩摹皽悺彪m合宜,但“方音寫法”的解釋則無據。本書言:“俏”是“帩”的同音借字,義爲“縛”!稄V韻·笑韻》:“帩:帩縛!薄都崱ば崱罚骸皫,縛也!笔菭懘_證。又引禪燈語“緊峭(字或作:悄、捎、稍)草鞋”中應即“帩”的音誤、形誤字。又引《說文》:“繑,絝紐也!倍巫ⅲ骸懊勔律嫌邢,繫於褌帶曰繑!奔础翱敗币彩抢M、縫的意思!洞笞值洹罚骸翱敚阂环N縫紉法。將布帛的邊向裏卷,然後縫合,使針腳不外露。如:繑邊兒;繑一根帶子!贝耸翘刂噶x,而失收繫、縫的本義。又引楊樹達《長沙方言續考》百十五《削》:“長沙謂縫衣如峭之平聲,云補補峭峭,久疑不知當作何字。近讀《荀子·臣道篇》云:事君者有補削,無矯拂。王引之云:削者,縫也!俄n子·難二篇》曰:管仲善制割,賓胥無善則縫,隰朋善純緣。衣成,君舉而服之。制割、削縫、純緣,皆兩字同義!秴问洗呵铩ば姓撈罚呵f王方削袂!堆嗖摺吩唬荷碜韵骷自,妻自組甲絣。蓋古者謂縫爲削,而後世小學書皆無此訓,失其傳久矣。樹達按:王氏發明削的縫義,石破天驚,精當無比。余因悟補峭當作補削字,蓋古音讀削如峭!渡胶=洝の魃浇洝吩疲禾A之山削成而四方。注云:削成,今山形上大下小,峭峻也!夺屆め尡吩疲旱,其室曰削。削,陗也。其形陗殺裹刀體也。今長沙言削如峭,削之古音也!

如此廣博的引證使人歎服,而又再深入一步言:其實,以上各字,或均爲“敽”之音借!墩f文·攴部》:“敽,連也!钡洞笞值洹冯m釋爲繫連,又另引“一說‘繫連’當爲‘撃連’,義爲相合!队衿り凡俊罚骸當,擊連也!庇忠墩f文通訓定聲·小部》:“‘敽乃干’鄭注:‘猶繫連也!矗浩饔畜,拍而合之曰敽。鄭注‘繫’字‘撃’之誤!北緯嫜裕骸啊畵暨B’不辭,‘擊’實即‘繫’之形誤,朱氏所說非也!洞笞值洹凡徊,治絲益棼!彼摼。

《金瓶梅》第五十三回:“而今才住得哭,磕伏在奶子身上睡了,額子上有些熱剩剩的!庇值谖迨幕匾灿小盁崾J!币辉~。本書言:或以爲“!睜憽柏荨弊中握`,恐非是。今川北綿陽、梓潼等地有此說法。

高文達主編《近代漢語詞典》:“臥龍袋:睡袋!北緯e《兒女英雄傳》第三十一回:“祇見鄧九公皮襖也不曾穿,祇穿著件套衣裳的大夾襖,披著件皮臥龍袋,敞著懷,光著腦袋!钡谌兀骸坝忠娞鞖饫淞,給他作了幾件輕暖細毛行衣,甚至如斗篷、臥龍袋一切衣服,都備得齊整!币约捌渌,糾誤而另釋爲“一種男式便衣”。

《大詞典》“蠚麻”條引李實《蜀語》“音謔,又音釋”。本書言“恐非是”,引《蜀語》原文爲蠚音涎。此補言,筆者家鄉甘肅許多地方就讀“涎麻”音。

《大詞典》:“磢:洗滌;清除!辈磺∏。本書引《山海經·西山經》:“錢來之山,……其下多洗石!惫弊ⅲ骸霸柘纯梢源}體去垢圿!庇忠稄V韻》“瓦石洗物”,《集韻》“磨滌也”對釋義作糾正。此可補言,甘肅話用硬物來回摩擦別物的單音詞讀音與此字同,當即此字。

《西遊記辭典》謂“把滑”爲“滑動”。本書言釋義正相反,非是。何孟春《餘東序錄摘抄》卷六:“今世俚語‘前人失腳,後人把滑’,即漢諺‘前車覆,後車戒’之義也!

成就之二,指出《大詞典》應收而失收的詞條或義項。

宋梅堯臣《絕句五首》“船頭拍翅野鴨浴,水上擺子獰魚跳”例,指出《大詞典》失收“擺子:魚在水中産卵”義。失收“白雨:夏天的暴雨”!豆旁娫础ぞd州巴歌》:“楊平山,撒白雨!薄洞笤~典》有“茨菰”,失收“慈姑”。本書補白居易《履道池上作》:“樹暗小巢藏巧婦,渠荒新葉長慈姑!眮K引《本草綱目·果六·慈姑》:“一根歲生十二子,如慈姑之乳諸子,故以名之!笔铡伴俑蹋橘子”!稏|周列國志》第六十九回:“臣聞受君賜者,瓜桃不削,橘柑不剖,今蒙大王之賜,猶吾君也,大王未嘗諭剖,敢不全食?”失收“局面:體面,漂亮”,即今所謂要風度不要溫度。元無名氏《水仙子·喻雙陸》:“風流局面實堪誇,有色教人心愛煞!备呙鳌杜糜洝返谌某觯骸肮偃税岩\子都脫了,身上這般寒,甚麼意思?(淨)寒由他自寒,不可壞了局面!

“蓮藕”偏義指蓮,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已有“蓮藕菰蘆”例。指藕,《藝文類聚》卷八十二引《周書》曰:“藪澤已竭,即蓮藕掘!贝藘闪x後世習用,今語也多見;蜃鳌昂膳骸,而《現漢》、《大詞典》等卻都無詞條。

《大詞典》有“死乞白賴:謂拼命糾纏”,用《醒世姻緣傳》及更後的例證。而失收《金瓶梅》及《醒世姻緣傳》都有的“死氣白賴”詞形。筆者補言:例句未必都有乞求的事理。而“氣”猶“性”,應是規範詞形!捌颉笔怯浺魟e寫字。

《大詞典》“頭信:①謂爽性;索性”,用《醒世姻緣傳》例。本書指出同書還有“投性”、“投信”的寫法,失收。按,“投性”應是規範詞形。

失收“垢圿:污垢”。郭璞注《山海經》有“去垢圿”語。姚秦鳩摩羅什譯《坐禪三昧經》卷上《第一治貪欲法門》:“淫欲多人習不淨觀,從足至髮,不淨充滿,髮毛爪齒、薄皮厚皮、血肉筋脈、骨髓肝肺、心脾腎胃、大腸小腸、屎尿洟唾、汗淚垢圿、膿腦胞膽、水微膚(明按,此處當脫一字)、脂肪腦膜,身中如是種種不淨!(圿,原作“坋”,蔣宗福據唐慧琳《一切經音義》卷七十五《坐禪三昧經》上卷注校改而確。注爲:“垢圿:下姦拜反!犊悸暋吩疲簣]亦垢!)《廣雅·釋言》:“圿,垢也!薄稄V韻·黠韻》:“圿,垢圿!北緯,今川北綿陽、梓潼、三臺、江油,川中資陽等地習用此詞。筆者家鄉甘肅以及西北方言有此詞地方很多,實際是通用的口語詞!洞笤~典》有“圿,污垢”條,即引郭璞注《山海經》語,可見對“垢圿”詞失之交臂,應收而未收。

元鄭光祖《梅香》第二折:“我祇將這簡帖兒告與夫人去,把你這小賤人,拷下你下半截來!《歧路燈》第六十五回:“把下半截打掉了,才趁我的心哩!鼻暹[戲主人《笑林廣記》卷六《下半截》:“……夫責以前約,妻曰:‘我原講過是下半截!北緯赃@幾例言“下半截”均指陰器,《大詞典》詞條缺失。按“下半截”而可打下來,自然是就男陰而言。所以《㑳梅香》例誤,那是此說法的常義,指稱腿!督鹌棵贰穬煞N用法都有。第七十五回潘金蓮對西門慶說:“我到明日打聽出來,你就休要進我這屋裏來,我就把你下截咬下來!碧赜谩耙А弊。紀昀的故事:一次他對人說某宦官的劣行,恰好那宦官走來,便不說了。人們問爲什麼不說了,他朝著宦官說:他的下邊沒有了!八彪p關故事和宦官,人們會心的笑了。

《大詞典》“疑狐”引《京本通俗小說》例,本書舉出西晉竺法護譯《佛說阿惟越致遮經》卷下《開化品第十四》:“若有人,聞此深經即歡喜信,非以疑狐,福過於彼!备y能可貴的是舉出未收而應補充的“疑乎”。如《太平經》丙部之十一:“行去,書中有所疑乎,來問之!薄读凶印珕枴芳韓愈《送齊皞下第序》的例子。按“疑乎”早於“疑狐”,證明後者是前者的諧音趣難詞形,所謂從狐性多疑作比喻的說法便是民間詞源了。

對《大詞典》所收詞語補充未及的詞義!熬瘛庇脿憽熬颉钡穆N起、突起義,如《西遊記》第三十三回:“行者見了,心中暗喜道:‘好東西!好東西!我若把尾子一抉,颼的跳起走了,祇當是送老孫!!懊米印笔罩腹媚、女孩義。如《紅樓夢》第十六回:“姨太太打發了香菱妹子來問我一句話,我已經說了,打發他回去了!薄逗缅蟼鳌返谌兀骸案舯诿米幼蛉者言三語四,不肯順從,今日爲何就一口應承?”並舉有可佐證的相關同義詞語“妹娃兒”、“妹崽”!澳缸印笔罩复菩郧莴F義,如《祖堂集》卷七《雪峰和尚》:“藏主便問:‘三世諸佛在什摩處?’師忽然見有個豬母子從山上走下來,恰到師面前,師便指云:‘在豬母背上!薄缎咽酪鼍傳》第五十二回:“槽頭買馬看母子!薄捌裁摗笔罩浮容易”義,如《二刻拍案驚奇》卷十五:“怎麼回來得這樣撇脫,不曾吃虧麼?”

《大詞典》“老漢”③謂“稱人之父,常含輕慢意”,引巴金《豬與雞》;④謂“稱人之夫”,引李季《王貴與李香香》。卻失收“妻稱丈夫”的常義!短綇V記》卷二百六十四《韓伸》:“其妻又自家領女僕一兩人潛至,匿於鄰舍,俟其夜會筵合,遂持棒伺於暗處!型,暗中遭鞭撻一頓,不勝其苦!踽崆捕嘁,把髻子牽行,一步一棒決之。罵曰:‘這老漢,□落魂不歸也?’”

成就之三,提前《大詞典》詞語的時代。

《大詞典》“翠:鮮明”例爲蘇軾詩“一朵妖紅翠欲流”。本書補嵇康《琴賦》“新衣翠粲,纓徽流芳”、《敦煌變文集·維摩詰經講經文》“曳殊常之翠彩”等多例!洞笤~典》“打捶:打架”引《陝西通志》例,本書補姚秦竺佛念譯《出曜經》等例。對“燈盞”詞從元劇例提前到《舊唐書》!岸龋核汀,從《大字典》的《敦煌變文集》例提前到晉葛洪《神仙傳》。

《大詞典》“箸:筷子”的例子是老舍《四世同堂》。本書提前到五代《祖堂集》卷九《湧泉和尚》:“我道三隻箸子拋不落!敝参镉徒小扒逵汀崩邮侵立波《暴風驟雨》、李劼人《天魔舞》。本書舉隋闍那崛多譯《大方等大集經賢護分》卷二《思惟品第一之二》:“如人盛壯容貌端嚴,欲觀己形美惡好醜,即便取器,盛彼清油,或持淨水,或取水精,或執明鏡,用是四物觀己面像,善惡好醜,顯現分明!庇峙e唐、明、清各代例子!白壕幼 绷x,《大字典》是宋代例,《大詞典》是清代例。本書舉隋闍那崛多譯《佛本行集經》卷三十五《耶輸陀因緣品下》:“爾時其父,爲彼童子,造立三堂。一擬冬坐,二擬春秋兩時而坐,三擬夏坐。擬冬坐者,一向溫暖;擬夏坐者,一向風涼;擬於春秋二時坐者,不熱不寒,調和處中!必i肘子叫“膀”,《大詞典》是李劼人《大波》例。本書舉《玉篇·骨部》:“髈,股也!薄伴_首:開始”,《大詞典》是《兒女英雄傳》例。本書舉宋代《朱子語類》卷八十三《春秋》:“《春秋》一發首不書即位,即君臣之事也;……開首,人倫便盡在!

成就之四,使《說文》、《集韻》等古代辭書中的不少不知所自、無例證的生僻詞語,落實爲還活在口頭上的方言詞。

《集韻·入聲·屑韻》:“ 、 :必結切。弓戾也!薄妒裾Z》:“弓戾曰 音別!财魑、指甲裂皆曰 !薄端拇ǚ窖栽~典》此詞有音無字!洞笞值洹贰 ”條僅引《集韻·入聲·屑韻》。由本書知是四川方言。

《說文·牛部》:“ ,牛羊無子也!毙鞛⒐{:“豈謂牛羊老不復生子歟?”本書引《蜀語》:“牛羊不生子曰 音超。謂婦人不生子亦曰 !睂π鞛⒂兴m正。

《廣韻·模韻》:“跍,蹲皃!北緯稇蚯鷦”具x集·五臺會兄》:“手扒欄桿過橋嘴,但見烏鴉跍幾堆!薄妒穹窖浴肪砩希骸熬岬卦欢,曰跍!薄短I春語》:“今吾鄉謂蹲曰跍,亦曰蹲!

《說文·言部》:“詿,誤也!北緯缎路窖浴め屟远罚骸霸熣`爲漢人常語!洳、長沙謂錯誤爲詿,音如拐,此乃本義!彼拇ㄔ捯沧x“拐”音!妒窕[》卷四:“苦瓜削皮子拐了,絲瓜摳瓤子也拐了!薄盾Q春臺》卷三《心中人》:“他是火癥,我以涼藥,怎麼得拐?

《廣韻·翰韻》:“熯,火乾!北緯毒劳ㄑ浴,謂“用微火煮或熱”,重慶、綿陽、梓潼等地習用。《廣韻·侯韻》:“ , ,貪財皃!薄堕L沙方言考》:“今長沙謂多以物入己曰 ,又曰 !薄栋涂h誌》:“蜀語謂貪得爲 ,貪欲爲 心!

《玉篇·心部》:“ ,噁心也!薄稄V韻》同字注音:芳萬切。此字未見文獻用例,《四川方言詞典》作“翻( )”。

《說文·言部》:“諯,數也。一曰相讓也。從言,耑聲。讀若專!倍巫ⅲ骸皵抵^相數責也,今音讀上聲。相讓,相責讓,二義略同耳!北緯督鹌棵贰返谑赜小捌娇瞻盐易胍黄囝^”,《醒世姻緣傳》有“說人長短,纂人是非”的話,釋者都以編纂義解釋!洞笤~典》“纂”⑧謂“咒駡”!端拇ǚ窖栽~典》作“轉”。本書言:其實,本字都是“諯”。

《說文·部》:“衁,血也。從血,亡聲!洞呵飩鳌吩弧羷l羊,亦無衁也!薄缎路窖浴め屝误w》:“淮西謂豬血曰豬衁子,雞血曰雞衁子!薄短I春語》:“今吾鄉謂鳥獸血,皆曰衁子,讀類裝潢之潢;貴州語亦然,讀類潑 !北緯裕航翊ㄈ巳园沿i血叫衁子、血衁兒。重慶近年有地方名菜“血衁魚”,亦用血衁作火鍋原料!靶Y”或作“旺”,是由曉母變讀爲爲母上聲的同音借字。

如果對各地方言都能如此精細研究,那不僅方言詞,而且漢語彙的研究就可得到長足的進步。自然,本書也有不足之處,也很有代表性,容另文專門申說。

[刊於《中國俗文化研究》第二輯。成都:巴蜀書社,2004年第1版。]

 


[相關信息]
  雅俗研究三十年——在中國俗文學學會成立二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(2005/10/11 10:30:44)[35494]
  《寒山詩注》芻評(2005/3/29 14:43:12)[90844]
  新的視野、新的開拓——讀王昆吾先生《從敦煌學到域外漢文學》(2005/3/29 14:38:35)[29714]
[更多... ]


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 版權所有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四川大學文科樓2樓(望江校區) 郵編:610065

電話:+86-28-85411348 電子郵箱:suwenhua.scu#163.com (請發郵件時將“#”符號替換為“@”符號) [管理入口]
001期曾道人说什么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彩之家 中特网一肖一码com 安徽11选五胆拖玩法 五分彩万位大小怎么看 股票融资余额 武汉麻将游戏下载 华谊兄弟股票 辉煌棋牌怎么找不到了 上证综指指数 哈灵浙江杭州麻将下载